2021-09-06T15:22:08+08:00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昨日(5日)發佈。澳大社會科學學院院長胡偉星在方案發布後接受深圳衛視訪問,解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影響和意義。他認為是次方案是「一國兩制」下的新實踐,粵澳雙方通過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機制建設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一大亮點。

胡偉星表示,深度合作區實施範圍為橫琴島「一線」和「二線」之間的海關監管區域,總面積約106平方公里,交給粵澳雙方共同管理,在橫琴島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制度安排。這意味著橫琴島將與內地成為兩個不同關稅區,與澳門成為一個關稅區,相當於把橫琴變為澳門的「擬制空間」,給澳門的發展提供了新空間、新平台,也是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示範,是一個重大體制機制突破。通過「一線」放開,未來國際上的人流、物流、資金流、資訊流將能夠更加自由便捷地進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有利於澳門發展高科技、中醫藥、文旅會展、現代金融等產業,協助澳門的產業多元化。若這個深度合區發展順利,也能夠為深圳前海、廣州南沙、深港河套等重大合作平台帶來啟示和示範作用。

胡偉星說:「澳門大學校園佔地1.09平方公里,在地理上處於橫琴島,卻適用於澳門的法律管轄。人大常委會再進一步規定,橫琴關口的土地也適用於澳門的法律管轄。澳門大學和橫琴關口連成一片後,會看到一個比較新的管轄區域概念,有一部分屬於澳門法律管轄又屬於 “一線”範圍內;而橫琴島跟珠海的其他部分則適用於“二線”管轄,有“二線”的海關監管區。」

「橫琴島除了澳門大學和橫琴口岸以外,均是處於特殊的安排。澳門居民可以在這裡居住,澳門車牌的車輛可以開進來,不需要任何的特殊許可,具有很大的自由。澳門在橫琴島也有“新街坊”的專案開發,以後會有雙方共商、共建、共管的一些新項目出現。自中國的改革開放,以及“一國兩制”的新實踐,均要求我們不斷地解放思想,在制度上要創新,創造出更多的像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這樣的新機制。」

胡偉星認為,「一國兩制」的優勢是各自發揮去共同建設一個更好的體制。內地釋放一些土地給澳門跟香港,也讓兩地居民在生活及就業擁有新的空間,為兩個特區引進更多的人才。兩種制度下將有更多更緊密的融合,在公共服務、社會保障體系上提供更好的銜接。從更廣的層面來說,兩種制度要怎麼用一種特殊的監管體制和制度安排去把它們融合起來,是很需要大膽地去創新,以打造出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兩制」優勢合作區。

「自2009年,橫琴新區建設已上升為國家戰略,戰略初心是要協助澳門產業的多元化。但由於種種原因,兩地的經濟一體化發展還是不夠密切,雙方的合作一直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是次合作區的出台能清楚地說明具體執行情況。澳門的“一線”是對全球開放的,珠海也可以利用橫琴作為平台發展好自己的對外開放,通過澳門窗口走出去;橫琴也可以發展出更多像香港那樣的外向型產業,發揮自己更大的作用。」

「從“一帶一路”中國和葡語國家的關係上,橫琴可以發揮一定的作用;從大灣區的範圍來看,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能把四個核心城市串起來(香港、深圳、廣州、澳門)。合作區作為第一個宣佈的方案,為其他地區提供一個示範作用。這種制度的創新能讓他們借鑒、為他們探路。」

節錄自深圳衛視直新聞: https://bit.ly/3tpMYiD